发现【马明仁膏药铺】之——夏阿姨腰腿痛的康复奇迹

2018-1-15 21:13| 贵州在线chinagui.cn | 编辑: cnone| 查看: 17944

摘要: 夏阿姨是原南明翻砂厂退休职工,她老伴张应隆原来在贵阳铸造厂上班,后来铸造厂被兼并又在贵阳柴油机厂上班。他们现在住在甘荫塘五湖巷柴油机厂宿舍。同院坝的刘阿姨是夏阿姨的介绍人,她以前常年身上疼痛,走路一歪 ...
  发现【马明仁膏药铺】之——
  夏阿姨腰腿痛的康复奇迹

  温韾提示:患有颈肩腰腿痛的读者看了本文必有收获
  (本文都是记者真实的采访记录,如有疑问,可拨打电话13985022424交流)

  在这个虚假夸张横行、“奇迹”如泉涌出的年代,奇迹已越来越不像奇迹。只到听到夏阿姨的故事,记者才相信奇迹又出现了。

夏阿姨正趴在病床上接受治疗


  夏阿姨名叫夏玉红,现年58岁,以前在贵阳市南明翻砂厂工作。记者看到她时,她正褪了腰部的衣服趴在【马明仁膏药铺】油榨街店的病床上做治疗,一个穿白大褂、戴眼镜的年轻人在她腰部贴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上面有一盏灯照着起炙热的作用。后来听到夏阿姨的叙述,记者才知道这是给夏阿姨治疗的杨老师。

  “我对他们说,医得好送锦旗,医不好也不怪你。”快人快语的夏阿姨见了记者一点也不生疏,开口就说。然后她开始描述当时的情形:

  2017年正月初八,由于浑身痛得太厉害,受不了这种煎熬,一大早她就从床上爬起来,花50块钱找单位宿舍院坝里一个开黑车的送她到【马明仁膏药铺】油榨街店。来时门没开,膏药铺旁边有一个看妇科的诊所,里面的人看她歪东倒西一副病态,脸色又吓人,好心地拿了几颗药给她吃,但不管用。

  终于,膏药铺开门了。“我当时从门口‘走’到里间病床上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听到这里,记者有些不解,这“一个小时的路程”到底有多远?在夏阿姨的比划中,记者起身看了一下,门口是两三级极平常的台阶,不陡不高,店门到里间,目测不会超过十米。

  旁人可能无法理解夏阿姨说的,但这种痛苦相信只有她心里最清楚。记者让夏阿姨模仿一下当时走路的样子,只看她脚慢慢地挪,每次挪的距离大概只有脚的长度的十分之一。

夏阿姨自如地抬起腿穿高帮靴子


  “邓老师一开始不收(治我)。”夏阿姨说话的声音总是透着一股爽朗劲。这时,记者看到旁边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穿着一袭白大衣,她应该就是夏阿姨口中的“邓老师”了。邓老师只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也不说什么,眼神显得平和而坚定,听到这里才补充一句,“当时我们先对她作了腰部放松的临时处理。”

  2017年正月初八,这个日子永远定格在夏阿姨的记忆中。

  看着眼前行动自如的夏阿姨,记者有些无法跟当时的情形联系起来,夏阿姨专门比划起来。看来她是个性格直爽的人。只见她用一只手撑着半人高的床沿,慢慢屈身,意欲坐下。“当时这个动作就做了半天,全身都痛。”


  来【马明仁膏药铺】前,夏阿姨的身体已接近于崩溃,全身没有一处不痛,只能整天躺在家里。邻居曾开她玩笑,“看你样子扯篷篷的(贵阳话,意为快死)。”可能都是工厂出来的人,邻居开她玩笑直接而大胆。记者发现夏阿姨说到这里也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可能,她的那种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让她习惯了这一点。

  她家里人也常开玩笑。在记者看来,这些玩笑有点揭伤疤的感觉,让人受不了。夏阿姨的二哥腿脚不好,和夏阿姨站在一起,一个歪向左边,一个歪向右边,家里人不仅没有“同情心”,反而拿他们取乐,“你们一个歪这边,一个歪那边,到底是要歪哪边啊。”夏阿姨的一个小孙女也很“无情”,模仿夏阿姨脸瘫的样子,至今夏阿姨的老伴张应隆的手机里仍存着这张“顽皮”的照片。

  听着这种肆无忌惮的玩笑,记者感到有些不习惯。在“有教养的人”看来,这样的玩笑是有些不可思议和被训斥的。看夏阿姨学历也不高的样子,以前又在厂里工作(翻砂厂或许是用蛮力的吧),她们用这种直接而“粗暴”的方式对待病疼,或许是她们独有的方式吧。记者突然感觉夏阿姨这种人对待生活有着一种类似于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

  在来【马明仁膏药铺】之前,夏阿姨有着艰辛而无效的求医过程。她去过贵阳很多大医院,贵州省骨科医院、贵阳中医二附院……“在中医二附院手术室打一个叫什么‘砥管’的针,开始有点作用,后面又没有了。后来在小河扎针,痛得像火烧。打中药什么针,不在病房打,打完要自己走回病房,上楼,下楼,真是要命。做拨罐,痛得脑袋要爆炸,受不了……”夏阿姨说了一大堆,短时间内记者也没完全搞清楚她的这些情况发生在哪个医院。

  “我们看了这么多医院,个人掏的加上医保,都有20多万了。”陪她前来治疗的老伴张应隆坐在房间的一个凳子上,一边关切地看着治疗中的夏阿姨,一边仔细听夏阿姨的讲话,觉得夏阿姨说不上的地方,会适时补充几句。

  显然,这20多万元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夏阿姨是原南明翻砂厂退休职工,她老伴张应隆原来在贵阳铸造厂上班,后来铸造厂被兼并又在贵阳柴油机厂上班。他们现在住在甘荫塘五湖巷柴油机厂宿舍。同院坝的刘阿姨是夏阿姨的介绍人,她以前常年身上疼痛,走路一歪一歪的,后来在【马明仁膏药铺】治疗后情况大为改观。

  “有一次我碰见刘阿姨,见她身体好了,就问她在哪里看好的,刘阿姨讲了【马明仁膏药铺】。‘你喊她去’,‘我讲她不信,你跟她讲嘛’,然后刘阿姨上楼跟我老伴讲了,并把【马明仁膏药铺】的咨询电话0851-85600145也告诉了我老伴。”张应隆说。

  由于有效果,结果,甘荫塘有十多个人互相介绍来到了【马明仁膏药铺】。“百分之八十的人看好了”,邓老师斟酌着表述这个百分比。这个表述应该是可信的,因为颈肩腰腿痛都是多年的老病、慢性病,而马明仁膏药是中医理疗,讲究的是长期的全身调理。记者认为百分之八十这个比率已经很高了。

调皮的外孙女学夏阿姨以前脸瘫时的样子


  在这一群病友中,有个叫张绍惠的,也是个老病号了,全身多处疼痛,常年拄着个“棒棒”,站都站不起来,在【马明仁膏药铺】贴膏药好转后能站起来了,逢人会开玩笑,“老子还长高点了。”有时他懒得去【马明仁膏药铺】,就托夏阿姨说,“你给老子带点膏药来。”这一群受益于膏药铺的病友,似乎有着自己的说话方式和生活乐趣。

  在治好之前,夏阿姨全身都疼,“连脚趾拇都痛。”夏阿姨趴在病床上盯着记者的眼睛说,她可能是想看看记者的反应,能否理解这种痛苦的状态。

  “我曾想到过死。”夏阿姨说。为这个事情,家里的姐妹不停地劝说,“好死不如赖活”“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应该多活几年”……记者心里尽量代入夏阿姨当时的状态,应该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吧。

  “功劳全靠邓老师。”夏阿姨毫不掩饰对邓老师的感激之情。甚至在女儿的婚礼上,还把【马明仁膏药铺】的全体员工都邀请去,指着邓老师当众说,“这是我的救命恩人!”记者发现,夏阿姨说话的时候,这个“救命恩人”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很低调的样子。只到记者问到夏阿姨的治疗情况,她才一边寻找夏阿姨的治疗记录,一边简单地介绍,“我们每个疗程包含四个周期,适应期,通痹期,修复期,康复期,她(夏阿姨)第一个疗程不是很理想,到第八九天的时候,我跟她说治疗时要比平时痛得恼火点,过两天后,她一天比一天舒服。”记者心里暗想,夏阿姨从一个瘫痪在床、寻死觅活的病人,到被邓老师治得行动自如,这其中可算功劳巨大, 她却怎么没有一点以功自居的盛气呢。

夏阿姨现在的腿已一点也没有萎缩过的痕迹

  为了证实夏阿姨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行动自如,记者一边观察她的行动,一边又让她重复做了躺到床上,又从床上起来,然后弯身自己穿鞋子。夏阿姨穿的是一双高帮靴子,穿起来比较费劲,可记者看到她三下五除就穿上了。

  回忆起以前的一些事,听起来还是挺可怕的。“我当时从大腿到小腿,出现一道道凹起去的沟沟,可能是肌肉萎缩的原因。右腿缩进去一截,比左腿要短。腿瘦得像九十岁的老太太,只吊了点皮在腿上。现在全好了。”似乎怕记者不信,夏阿姨坐在病床上抬起一条腿,挽起裤脚给记者看。记者看到,没有一点异常。随后她又拍了几下小腿,有清脆的声音,显示肌肉有弹性。

夏阿姨(中)拉着邓老师(左)和杨老师(右)合影

  “花不到一万块钱就在这儿治好了,太值得了!”夏阿姨说。可能是觉得还不足以表达感激和欣慰之情,聊着聊着,夏阿姨的老伴张应隆又重复了几遍这句话。记者能感觉到这句话的份量。

  当天的疗程冶完后,夏阿姨从病床上爬起来,穿上外套和靴子,轻松地拍了拍外面的暗红色羽绒服,“过几天我要到茂名那边去玩了。”记者听到这里暗暗地笑了,想起她刚才说的,她病好了以后接连玩了泰国、新加坡等好几个地方,还说,“现在想喊我死我都不愿意死了!”(周少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