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珍酒首拜中南海之二

2018-1-7 13:12| 贵州在线chinagui.cn | 编辑: 政艺怀黔

摘要:   1985年9月的一天,通过沈品刚处长的引见,方办很快有了明确答复,方毅欢迎他们。   郑光先和巫怒安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情,终于要去“海里”了。   巫怒安记得当时走的是侧门,而不是“长安街上的那个门”。 ...

  1985年9月的一天,通过沈品刚处长的引见,方办很快有了明确答复,方毅欢迎他们。

  郑光先和巫怒安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情,终于要去“海里”了。

  巫怒安记得当时走的是侧门,而不是“长安街上的那个门”。

  中南海实际上是湖,是中海和南海的共称,是明清两代王朝的皇家花园,至于里面的景色如何,那我们没有去过,我们也不知道。

  当年光绪皇帝被慈禧太后囚禁在中南海的瀛台——那是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以花园而有孤岛,可以推想中南海的风光,必然是动人心魄的。

  民国建立以后,当时的中央政府定都南京,北京故宫不再作为办公场所,而被辟为博物馆,新中国继承了这一传统,把办公场地选在了中南海——把故宫还给了人民。

  巫怒安

  郑光先和巫怒安应该没有闲心欣赏风景,因为在接受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巫怒安没有回忆到沿途的见闻,叙事空间直接就到了方毅的办公室。方老亲切地让我们坐下,并让我们谈谈茅台酒易地试验项目的情况。

  当年郑光先(中)、巫怒安(右)拜访方毅的珍贵现场图片,图片为沈品刚拍摄

  巫怒安用了一个意料中的词来形容方毅“平易近人”,荣幸的是,这次会见留下了照片,方毅、巫怒安、郑光先都清晰呈现——自左至右分别是蔡文斌、方毅副总理、郑光先和巫怒安。

  这组照片是沈品刚女士拍摄的,因为当时的相机没有自动拍摄功能,也可能是在“方办”不太敢放肆吧,沈品刚本人没有出现在照片中。

  方办的同志很负责,这张照片特意寄给了巫怒安(郑光先是否也收到了照片我们无法证实),他把照片保存至今。

  因为当时的摄影技术问题,照片虽然是当时还比较少见的彩色照片,但不是很清晰。不过巫怒安一头怒长的乌黑浓密的长发,清晰可辨。

  当时巫怒安才40几岁,现在,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早就斑白稀疏,不复当年少年郎了。

  年轻时代的巫怒安(右)与著名歌唱家王洛宾的合影

  方毅听取了他们对于“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项目的工作汇报,更为重要的是,方毅支持了他们在当年末举行“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产品品鉴会”的安排,这为后来的品鉴会提供了巨大支持,当时全中国最优秀的品酒师和这个领域的科学家,都参加了这次“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产品品鉴会”。

  巫怒安回忆,会见结束之后,方毅还现场喝了两杯他们带去的“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试验产品”,评价还是那两个字——:“好酒!”

  巫怒安观察方毅,“很会喝酒,是个内行”,这是个知音,他感到很安心。

  79岁的巫怒安至今回忆起珍酒,依然明显的感到兴奋,珍酒是他一生事业的重要成就之一。巫怒安思路清晰,精神矍铄,是一个很帅的老头。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和严格的科学训练,他的语言逻辑非常准确——他准确清楚的告诉了我们整个珍酒的起因发生发展过程,为我们的采访和成稿提供了纲领性的叙事逻辑。

  从珍酒的角度来说,郑光先是“独”闯中南海,巫怒安作为科学部门的代表,是一个陪同者和见证者的角色,然而恰恰是巫怒安,为我们还原了这一历史性的会见。我们还要借用巫怒安的话,对那位神秘的海军中校做一个评价,他是一个“热心、肯帮忙、话不多”的青年。

  郑光先

  从前面的叙述我们发现,郑光先这次拜访方毅,没有全部按照正常的组织渠道和组织程序——因为那一定很慢很麻烦,这种会见的方式带着一种“中国式的智慧”,也带着郑光先敢想敢干的个性,非常高效。

  这是一次必将载入白酒史册的会见,它确立了对已经开展了10年之久的“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的成果检验得以举行,并因此而为贵州的酒江湖增加了一个响当当的品牌——珍酒,就此横空出世!(文/肖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