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从军55年,贵阳当年学生兵互相激励,与时俱进

2017-6-29 18:15| 贵州在线chinagui.cn | 编辑: cnone

摘要: 6月28日,特殊时期的特殊兵,用座谈会形式,聚在一起隆重纪念入伍55周年,回顾当年在部队“靓丽青春,万里波涛守海防”和转到家乡后“不忘初心,与时俱进做贡献”的成绩。
  纪念从军55年,贵阳当年学生兵互相激励,与时俱进
  回顾当年靓丽青春  万里波涛守海防
  与时俱进  继续为社会做贡献


  6月28日,特殊时期的特殊兵,用座谈会形式,聚在一起隆重纪念入伍55周年,回顾当年在部队“靓丽青春,万里波涛守海防”和转到家乡后“不忘初心,与时俱进做贡献”的成绩。


  在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歌声中,全体起立的70多位老兵,思绪一下子被垃到55年前接到入伍通知书的时刻,当年,这批正在中学读书的热血青年投生于保家卫国的爱国征程中。在这种特殊时刻,投笔从戎,保卫海防,保卫建设成果,在学生们心中卷起了巨澜,贵阳六中高三同学带头参军,在开赴南海前线万山要塞区的300中,六中就有52人光荣入伍,高二一个班入伍12人,男同学走了一大半。


  这批学生兵到广州军区万山要塞区经短暂的训练后,被分配到担干、内外伶仃、桂山、大小万山、三灶等20多座海岛上,执行训练、站岗、放哨、巡逻、潛伏、抓偷渡匪特等任务。


  后来转向海防建设,他们修码头、建营房、打坑道、挖工事、埋电缆,历尽艰辛。许多战士立功受奖,被提抜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以及排、连、营、团级干部。



  这批学生兵转回家乡后,不忘初心,与时俱进,经多年努力,有的当上了国营企业厂长、书记,机关科长、处长、局长,成为大学教授。如今74岁的老人,至今仍每年还出版两本著作。

  座谈会的主题发言人,是省商务厅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的老战士欧阳晃荣,他精心撰写讲稿,做了精美的幻灯片,用他精彩、精细的回忆,把大家拉回到50多年前的南海第一线;他还向老战士们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后改革强军的情况,介绍我们战友《我爱你,中国》词作者的情况,介绍了贵州战友已出版32本著作,计划以后3年再出2本著作的“老当益壮”者的工作精神。

  谢廷俊战友组队返回万山要塞区访问,受到现驻部队的热烈欢迎和精心安排的接待,当老战士们听他说到原来流过血、洒过汗,贡献青春的海岛,已开发成对外开放的美丽旅游海岛,除了宽慰,还想再旧地重游,温习当年自己修的营房,再进自己用人工开山放炮打的坑道。


  这批71至79岁的老兵们,聚到一起,大家好似年轻了50岁,精神抖擞,致的军礼不减当年,谈笑间,回忆几十年前的练兵细节,就像年轻时那么有滋有味。

  “战友们,每年的战友会,一个也不能少啊!”“入伍60周年座谈会,大家都要到啊!”主持人的话语,鼓舞着老战士们“不忘初心,再作贡献!”的信心。(摄影/金大鹆)

老兵王多明现场赋诗:《我们与生命较劲》

我们与生命较劲,
敢在今天说。
因为话了七十多,
古稀已超过。
生不逢时,
国难当头,前方在抗日。
我父母是社会底层的店员和洗衣妇,
寄人蓠下艰难渡日真难过。

大白天妈妈挺着大肚躲日寇轰炸,
差一点我活不到人世,
胎死腹中在大南门的防空洞门柱边。

敢与生命较劲,
从小就有传奇在传说,
呱呱墜地时,
一只黑猫死在家中木楼梯脚。
体弱多病,担心养不活。
生病从来不往医院送,
因为家穷,贵阳也不富。
扁桃体化脓,发高烧,张着嘴,
筷子压舌头,猛然间,
用玻璃尖子刺破发白的肉,
污血吐出几大砣,
吃碗乳豆腐下清稀饭,
好了,又满巷子跑了。
命贱啊,不该死哟。

儿时,老爹没钱买铁环,
自己用捡来的竹片编圈圈,
老爹不给钱买陀螺,
用菜刀砍木棍自己做;
竹环滚不动,菜刀卷口了陀螺转不活;
不花钱的跳凸背,成为最好玩的罗。

一次,天黑下来,我从伙伴凸背上,玩了倒栽舂,
感觉有水流睑上,
用手擦下闻到腥味,用背带裤擦头顶,
是头颅撞上石头破了皮。
至今,我头顶骨是下陷的,
当初命大,父母毫不知情,
潜伏至今,只有理发师知道头顶骨凹陷有个窝。

十二岁在蛮坡敲石子么二三,
用小锤将田坎上迎面而来的豺狗打下陡坎,拔腿就跑,
回家还不能说,说了会丢掉暑假的小工活。

十三岁时读水田钢铁中学,
不知死活地砍生漆树当柴火煮早餐;
放卫星挖树根修路放卫星,
同学们瞌睡遍地半躺半坐,
不知疲劳的我,挖到天明。
如果一个跟斗摔下去,碰到铁器,难免命处落。

生命来到六二年
爹妈养了十九岁,
说要参军保祖国,
九头水牛拉不回,
我心己决没人能劝说。
贵阳六中高三毕业成绩,
让班主任有理由拉住我:
物理、化学双百分,数学三科总分快满萝。
我的意愿是学医,放下笔杆拿起枪,班超是我的楷模。

闷罐火车送我们到唐家湾,
新兵集训主动要求剃光头
我是第一个。
当兵打仗负伤好包扎。
谁知打柴时眼一黑栽倒地,
急得老兵班长忙抢救,拖到树荫狂煽风,中暑小死一会活。

海岛坐船风浪里,
巨浪盖过炮艇,倉里躲,
生死已度外,几十斤嫩肉喂鱼不算啥,好歹不死逃过祸。
有次去要塞参培训,担干中只有渔家木船坐。
我在船上伸出手,
码头上的湖北兵田泽昆,
双方两手还没握,
他已伸出脚,
掉在木船码头间,
幸好背包将他托,
岸上战友推船阻止浪挤压,
渔民老兄手麻利,
用铁钩刺破背包,
我俩合力将他往上提。
泽昆这回在死里走一遭,几个小时后,神还没归窝。

回想连队修营房,
花岗块石,光膀排队往下扛。
我给副指导员提建议:架上钢丝滑轮,利用重力石头往下梭。
谁知被批评“你怕死?”,
好罗,视死如归来当兵,
有文化的碰上愚蠢人,秀才遇到兵,有理不能说。

上島不久遇十二级以上台风,
仙人顶上炮弹被打湿,
排里组织敢死队,新兵里只有我一个。
顶着狂风暴雨,飞沙走石,
从沟里爬行转过墙角,
乘风小,夹着木板正拐过,
不料一阵巨风又狂着,
我被吹横狠狠砸溝里,
皮破流血没知觉。
只为抗台风,
生死置之度外还洒脱。
 
在连队精力好得不想活:
中午战友们都在压床板,
青春骚动睡不着。
一个人来到沙坑旁,
先是跳凸背越过跳箱,
儿时的玩意不过瘾,
来个一跃前滚翻!
一回,两回,三四回,
跳箱已到头,
累了挖沙坑,
移动跳板再来过。
现在想起真后怕,
身体飞超跳箱,
手掌、头胫触地要配合。
旁无一人我这样干,
万一出事没法说,
胫椎折断就没法活。

夜里跟组石冲沟去巡逻,
睡意正浓且不说,
视力不济摸着往前挪。
磕磕踫踫平常事,
 万幸,枪托触地没走火。

 生命顽强整不死,害人者先去见阎罗。
转眼已是七十多,
要与生命较劲正乐呵。
每次体检再复查,
游走在重症边儿不好说。

敲骨吸髓做化验,
 CT、B超全用过。
说不出结论就不说,
放我回家求蹉跎。

已排后事留下话,
万册藏书赠书托,
不当废纸传后人,
留起丹心照汗青。

蓄须言志前人有,
无意之间我跟着。
面对镜中白髯翁,
摧我努力不歇脚。

疑似白血病已千天,
再活千天不会多,
高压时间挤出水,
滋润策划对象出成果。

已出书籍32,力争38不算多。
奋斗千天不够用,
要与生命较劲,
王子老大就是我。

战友们啊,我们都已七十多,
珍惜生命不消谈。
死去原知万事空,
抓住生命尾巴不要脱。
有滋有味过日子,
五年过后再细说!


                      写于投笔从戎55周年之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