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苗族才女网上众筹出书引关注 网友帮其圆梦想

2016-7-4 09:32| 贵州在线chinagui.cn | 编辑: cnone

摘要: 7月3日,记者处于好奇点进去一看,得知是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学生、今年考入三峡大学研究生、90后苗族才女杨雪在众筹网站上发起众筹出版心灵散文集《归于尘》。
  

  

  贵州在线讯:近日,一篇题目为《支持贵州民大苗族才女、准研究生杨雪出版《归于尘》心灵散文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引起关注。7月3日,记者处于好奇点进去一看,得知是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学生、今年考入三峡大学研究生、90后苗族才女杨雪在众筹网站上发起众筹出版心灵散文集《归于尘》。

  该众筹赢得众多网友支持,网友通过众筹网站1元、10元、20元、30元等不同金额支持杨雪出书,帮其实现梦想,让杨雪9月份带着自己的作品进入三峡大学开启研究生学习之路。

  据了解,杨雪是一名90后贵州苗族大学生,热爱文学,一直坚持文学创作,并加入了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在校期间曾担任秋韵文学社主编一职,目前主要从事散文、诗歌、小说等创作。

  杨雪在读大学期间有不少作品发表在《散文诗》、《贵州都市报》、《散文诗世界》、《羊城晚报》、《星星诗刊》、《高原》、《贵州作家》等国内大小刊物上。

  杨雪散文作品《爱要小心轻放》荣获第八届全国大学生作文竞赛三等奖;小说作品《忧伤颜如舜华》在第四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文、评奖、出版活动优秀奖,入选《2013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诗歌作品《杨雪诗词》荣获大学生校园文化活动月之中华诗词创作及展示大赛三等奖等。

  此外,杨雪的这次众筹出书得到贵州经济文化促进会出版专业委员会提供众筹帮助,出版专业委员会将邀请贵州民族大学教授、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喻子涵作序,并且已经跟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达成初步公开出版意向,众筹结束将于8月中旬出版同时开始邮寄作品并召开图书首发式。

  《归于尘》共收录了作者求学生涯以来创作的散文40余篇,分为留守的记忆、务工求学情怀、追寻我们的爱情、无处安放的青春、孤独的求学路、生活感悟六个篇章。

  杨雪此次众筹出书的目标金额是15200元,到目前为止,已经获得272人支持,已筹金额9861.78元,离众筹目标还差5338.22元。(当代贵州全媒体见习记者 熊江睿

  延伸阅读

  《毕节日报》专访杨雪(有删节)。

  1992年4月,大方县兴隆乡杨姓人家,迎来一个新生命,取名雪儿,这便是杨雪。虽说家道清贫,那说的也只是物质上的困乏,而这家人精神上却是颇富有的。 杨雪父母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读过书的人,爷爷也曾是小学老师。她母亲和爷爷文笔都很好,经常代她的村里人写信。因而,杨雪至今能写,大抵渊源于此。

  三年级的时候,杨雪的父母外出打工了,她就留守在二伯家,最后又辗转于大伯家和爷爷家生活。

  杨雪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时候,就有机会经常听爷爷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以及聊一些曾祖父那代人的传奇。在杨雪的记忆里,“爷爷总是把那些故事,讲得生动 有趣。于是我在写作文的时候,会尝试着用他讲故事的那种叙述方式。时间久了,我的写作能力也得到了提高,对于作文是游刃有余。”

  上初一的第一学期,不幸居然降到杨雪身上。由于积劳成疾,加上从小身子骨本来就弱,杨雪病倒了。她倒在教室外面,安静地闭着眼睛。要不是老师及时用摩托车载她去医院抢救,可能那一闭眼,就会与世长眠!

  杨雪住院那段时间,父老乡亲都会去看望她,她常常把那感动的画面,写进日记本里。出院的时候,杨雪的父母就拜托她堂哥,想方设法都要把她带去宁波,带去和她爸妈一起生活。

  两年后,在宁波读初三的她,却因为要回家中考,和父母亲争吵。她父亲希望她在那里读职高,将来好上班挣钱。她母亲保持中立。而这一次十字路口的选择,迷惘一阵之后,在梦想和亲人之间,她选择了梦想。因为雏鹰要选择离开父母,才能飞翔。

  杨雪终于赶在中考之前回到了老家。 为了能考上大方一中,她埋头苦干,终于,梦想成真,和曾经一起立下誓约的好友,一起踏入大方一中。

  2012年10月,杨雪来到贵州民族大学,成了这个大学的一名新成员。 并加入了秋韵文学社。在秋韵文学社里,她认识吴天威、任可迪、董金黄等有才华的几任社长。

  杨雪并不刻意去写文字。写作于她,就像呼吸于她一样,是一种生命的需要。

  杨雪说:“蓦然回首来时路,走得最艰辛的一程是我的童年。不过,记得海明威说过,不幸的童年更能造就一位出色的作家!所以感谢磨难,让我学会珍惜温暖,写 出一些与人共鸣的文章。我想,海明威认为的出色作家,也许就是那种经历人世沧桑依旧会写出温暖文章的人吧!感谢遇见不幸的童年,让我懂得生活并不简单,父母并不容易,知恩图报,珍惜便会得到!”

  杨雪所在的家族,是大方六寨苗支系,有过苦难的历史,也有着丰厚的文化 和传奇。从遥远的古歌里一步一步走出来,筚路蓝缕,血印一地,他们时刻把苦难、历史绣在衣服上,把自己的命运和精神,安放在自己的每一道脚印里。正是这样 的境地里一路走来,偏安一隅的黔西北苗族人的骨子里,总是涌动着潮汐般的诗情与真爱。生活依然清苦,但他们却有着颇高的幸福指数。

  杨雪自小生活在世居的寨子,耳濡目染丰饶的苗族文明,稍长,接受的却是纯粹的汉语文化教育,一步一步地,她成为当地为数不多的女大学生。双重的文化锤炼和文化心理,多元的大学生活,让杨雪的写作找到了一个肇始的机缘,潜藏于心的诗性,也慢慢展露,在温婉与苍茫间,她找到了一个可以尽情倾诉的通道和窗口,成 为黔西北苗族女性诗歌的代表人物。这条路上是寂寞的,忧郁的,杨雪一路真诚地走着,阅读和写作,不离不弃,相得益彰。天性中散发出的阳光与天真,佐以履 历、识见的缘故,她的诗歌,目前走的,是清新明快,幽婉空灵一路,语境鲜活,意象沉静,有着节制的表达和抒情。透过其小女子般的浅吟低唱,四处充溢的,是 她对文字的敬畏、珍视与爱怜。

  家温馨,路温暖,于杨雪而言,诗歌让她找到了一个可以从内心上亲近族人、亲近心灵的最好途径:远去的,可以追随,不曾到来的,可以等候。在诗歌里营建自我 的宫殿,在诗歌里畅游自我的河山,杨雪小小的幸福,不言而喻。风花把温柔撒在雪月里,一往而情深,时光是浓郁的,忧伤也是浓郁的,与充满诗意的命运一起, 搅拌,融合,之后一饮而尽,渐渐地,美好涌上心魂。便已经有了一个上好的开端,诗歌的孤独,比人的孤独还要沉;诗歌的幸福,也比人的幸福还要重。微光一束 照过,窗外的风吹开眼前的雾,万般的暖逼面而来,纵使爱途经的印迹隐隐约约。但毕竟,有诗歌一样的真情,栖息于内心,总是会有一个人,永远常住自己的生 命,这就已经足够。

  冷也罢,暖也罢,存在于表象的,终将被安静地掩埋;往往是扎进骨子里的,才是生命中最后的的堡垒。有一只蝴蝶附着你的灵魂,杨雪经常会对自己说。为何打马 而来的不是你,而是望眼欲穿的愁绪。沉重了天边的云翳,几滴雨,便把乡愁淋湿。随之流泻出来的离愁别绪,一度时间,曾经是杨雪诗歌的主题。只是每每静默下 来,杨雪的心里,便有些不再沉静,作为这片土地的文化代言,她不能坐视故土上空曾经的风云际会,渐次远离;不能让一些非文化的侵袭,慢慢消解了民族文化厚 重高贵的力量;慢慢遮蔽了寻找中的无奈与空茫;慢慢屏蔽血泪组构的梦想。等待着命运的换轨,泥土会留下证据,依然鲜活着的驿路上,春花秋月,风平浪静,自 己端起酒壶,把自己灌醉在白驹过隙的光阴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